我真的歸信了嗎?

我真的歸信了嗎?

前幾天發生了一件事,讓我認真地問了自己一個問題:我真的歸信了嗎?我整天沉思著我的心的狀態。我們的生活都有起伏,但歸根究柢,最重要的是我們是否做到言行一致。所以我的心到底在什麼狀態? 這件事深深困擾著我,所以我搜尋了「歸信」這個詞。研究分析這個詞和我的心的狀態的這幾個小時其實充滿了啟發。 「歸信是一個過程,不是單一事件。歸信是跟隨救主而努力行義的結果。這些努力包括運用對耶穌基督的信心、悔改罪行、受洗、接受聖靈的恩賜,以及在信心中持守到底。」(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主題,「歸信」)...
分享福音,一鍵搞定

分享福音,一鍵搞定

我永遠不會忘記神打開我的雙眼的那天。 2015年10月1日,美國奧勒岡州的某個社區大學遭受槍擊。好幾個目擊證人說槍手問學生們是不是基督教徒,如果他們回答是,槍手說他會送他們回去見神。 這件可怕的事令我沉思:如果我就站在槍口前,我會怎麼做? 我發現我會很害怕,害怕挺身而出、害怕發表意見、害怕冒犯別人、害怕被恥笑、害怕自己與他人不同。 我發現雖然我對神有著深刻的愛,但我卻因為恐懼而不曾分享過這愛,這讓我感到非常難過。...
尋找那迷失的羊──理解離開教會的人

尋找那迷失的羊──理解離開教會的人

「你們中間誰有一百隻羊,失去一隻,不把這九十九隻撇在曠野,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著呢?」──路加福音15:4 迷失的羊的比喻中有很多部份我都很喜歡,但我最喜歡的部份應該是牧羊人去到遺失的羊那裡。 祂並沒有和剩下的羊群待在一起,或站在山丘上大叫:「喂!回來!回來這裡!回到我們身邊!」(像我的小孩在公共場合亂跑的時候我會做的事)祂不會浪費時間想知道為什麼這隻羊會離開,也不會擔心尋找羊隻的路途是否危險,更不會煩惱找到那隻羊時,羊會有的反應。 祂會直接去找那隻羊,直到找到為止。 我想我們都可以從這裡學到一些事情。...
別擔心,有時成為別人的負擔沒有關係

別擔心,有時成為別人的負擔沒有關係

對我來說,和別人分享我遭遇的挑戰相當困難。 原因有很多,相信大家對這些原因都很熟悉。像是:找不到對的時機、不知道該怎麼啟齒,或是不知道對方會有何反應。展現自己脆弱的一面令人感到害怕。 為什麼會這麼困難呢?我想可能是和我們提倡樂觀和信心的文化有關。全世界都叫我們要保持樂觀、充滿活力,因為大家都只想和那些快樂的人在一起。這其實並沒有錯,但我們可能會變得極端。 我們不想被論斷、我們不想丟臉。我們擔心如果有人看到我們內心的掙扎,我們會被拒絕,而他們的看法往往會影響我們對自己的看法。...
「耶穌是我的兄長」──可別太早下定論

「耶穌是我的兄長」──可別太早下定論

去年六月當我參加福音進修班的畢業典禮時,我從前三個演講者口中聽到「耶穌是我的兄長」這句話。這三位演講者分別是一男一女的應屆畢業生,和一位福音進修班教師。第四位演講者是個支聯會會長,但他並沒有提到這句話。 我知道經文對這話題的資料很少,所以我問自己:「是什麼讓大家聯想到這毫不相關的話?為什麼大家都一再強調這句話?這句話和經文相符嗎?福音進修班的課綱有強調這件事嗎?另外一件讓人有疑問的事就是,如果耶穌是我們的兄長,那撒但也是啊!...
建立對基督的希望

建立對基督的希望

在遙遠的銀河帝國裡,銀河共和國遭到篡權,帶領著反抗軍的莉亞.歐嘉娜公主身陷險境。他們才剛獲得死星計畫,莉亞公主將求救信息藏在機器人阿圖身上,並派遣崔皮歐和阿圖前往沙漠行星塔圖因尋求絕地大師歐比王.肯諾比的幫助。 「救我,歐比王.肯諾比!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任何看過這個經典電影的人都知道,莉亞的信息激發了整個銀河系的「新希望」,有了路克.天行者的支持,他們才能試圖擊敗銀河帝國。 星際大戰和後期聖徒的生活有許多共同點,但今天我想把重心放在希望的概念上,而不是只是在一個遙遠的銀河系上。   對福音的希望...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