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性循環中的寬恕

惡性循環中的寬恕

小時候爸爸在亞利桑那州聖西蒙城外有個種植棉花和苜蓿的田地。我五歲時有個一生中最難忘的騎馬經驗。 爸爸叫我跳上馬背跟他一起去查看灌溉的狀況。他坐在馬鞍上,伸手把我拉上馬鞍和他坐在一起。有時候我會坐在他後面用手緊緊抱住他,但那天我坐在他前面。 我們騎馬穿過田野,停下檢查每一項爸爸要檢查的事項。突然間我們聽見一條響尾蛇來勢洶洶的沙沙聲,這條響尾蛇盤了起來,蓄勢待發。馬受到蛇的驚嚇立刻跳了起來。 我受到蛇的驚嚇,也因為馬的反射動作開始害怕地尖叫起來。 我的尖叫聲使得馬更為驚嚇,牠奔馳得越來越快。...
克服逆境不是重點

克服逆境不是重點

我們住在一個悲慘的世界──上千萬的人遭受飢荒,面臨憂鬱症、癌症。悲劇天天上演著、人生投出了變化球,事實就是如此:我們想要克服逆境的目標常常向我們發出挑戰。我們想要戰勝痛苦和折磨,因為我們不喜歡痛苦,而我們本就不該喜歡這些事物。基督的贖罪雖然承諾了最終的勝利,但我們一輩子仍舊必須與逆境作戰。雖說如此,但好消息還在後頭。   逆境永遠存在...
在慢性疾病中仰賴救主

在慢性疾病中仰賴救主

考驗的開始 新學期才剛開始,而我唯一的目標就是得到好成績熬過這個學期。雖然這個目標不是太難,但卻變得越來越困難。我開始有些頭暈、疲累,感覺噁心,但我卻處之泰然(因為我不想接受事實)。我每天早上七點起床帶著不舒服的胃和模糊的腦袋逼自己去上課。每天中午上完課的時候我早已精疲力竭。我知道我應該待在學校裡讀書寫功課,但每天的疲累使我必須回家小憩。...
醫治的祝福沒有發生作用時…你該記得的兩件事

醫治的祝福沒有發生作用時…你該記得的兩件事

雖然許多人都曾經見過主的力量奇蹟地醫治生理病痛,但有時候我們心愛的人卻沒有因此被醫治。雖然我們有信心、真心誠意地祈求、謙卑自己、尋求聖職祝福、把名字寫在祈禱名單上,但病痛卻沒有改善。我們懷疑:「為什麼醫治的祝福沒有用呢?是我信心不夠嗎?難道神比較愛祂醫治的那些人嗎?我做錯了什麼?」當家人或自己並沒有得到身體上的醫治時我也曾經有過類似的懷疑。為什麼神沒有醫治每個人呢?...
更樂意接受苦難

更樂意接受苦難

我想要讓自己更樂於接受苦難。 我想要自己願意承受一切痛苦,因憤怒而來的頭痛、淚水帶來的疲憊、情急的呼求、和對未知的焦慮。 我真的好想要讓自己願意接受這些痛苦,但誠實的說,我不想要。 因為每次當我回憶起自己走進傷心的幽谷,我都心痛的皺起眉頭。對痛苦的記憶猶新,就好像自己還是深陷其中一樣。 我幾乎聽到自己祈禱時顫抖的聲音,祈求神將痛苦從我身上撤去,祈求祂改變現狀;祈求祂給我某點希望。 大部分的時候痛苦看似永不離去。但傷痛仍舊過去了。   要記得終會事過境遷 這是一趟「記得」的旅程,我無法克制地拿前後做比較。...
當奇蹟沒有發生時

當奇蹟沒有發生時

雖然我相信醫療奇蹟曾經發生在許多人的身上,但對我和妻子來說,奇蹟卻不見蹤跡。至少不是大多數人認為的奇蹟。   我們的兒子 1998年7月30號,我們迎接了第一個兒子來到世上。他當時好小,只有2210克,但對我們來說他是完美的。他出生的當晚沒有喝任何奶,他們找了一位外科醫生來看孩子狀況,隔天一早醫生就找我們前來諮詢,然後帶我們的兒子,尹恩康納,去做更多檢測。 我等交通尖峰時段後過去,計畫早上九點到醫院。我的妻子打電話叫我現在馬上到醫院去。...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