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剛搬到這個地區,也剛來到新的支會。當時我被召喚為秘書,也必須為教會剛新買的電腦設定書記功能。這套系統以前的秘書都沒有用過。某個星期天,我和另外兩位秘書在辦公室裡聊到了撒母耳,他大概七十歲左右,最近再婚。

 

「撒母耳再婚了?」藍尼問到。

我點點頭。「昨天。」

藍尼只說:「有意思,」然後走出辦公室。

另一位秘書哈洛搖搖頭說:「太慘了吧。」

「什麼太慘了?」我問。

「你是新來的,」哈洛說,「所以你不知道,但撒母耳和藍尼是兄弟。他們以前感情好到你無法想像,他們春天的時候會幫忙對方種植作物,然後秋天的時候會一起收割。他們共用工具和幾乎所有東西,然後大概二十年前,發生了一些事,從那天起他們就再也沒有和對方說過一句話。」

 

我坐在那沉思了一會兒,我和藍尼一起擔任秘書超過一年了,也去過撒母耳的店一起做些木工。我很喜歡他們兩個,我實在很難理解他們兩個之間的決裂。有一天我和藍尼一起在秘書辦公室工作的時候,我決定提起這話題。

 

「藍尼,」我說,「哈洛跟我說你和撒母耳是兄弟。你們兩個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他靠向椅背靜默了許久,最後終於開口。「你知道嗎,從來沒有人問過我這個問題。每個人都避免談到此事,不想冒犯我,但因為你是新來的所以不知道。」

 

「如果冒犯到你的話我很抱歉。」我說。

他搖搖頭。「你沒有冒犯到我。但悲慘的是,我根本不記得問題是什麼,一些小事好像越變越大。真的很愚蠢。」

 

我沒有再說話,反而那天在辦公室裡,藍尼都在談論他和撒母耳小時候的事。他們從前不只是兄弟,還是最好的朋友。

 

後來當我拜訪撒母耳時,我也有類似的經驗。這兩個人根本不記得當初使他們決裂的是什麼事,但當我問他們為什麼他們無法重歸舊好,他們的答案都差不多。他們也不知道。

 

寬恕過去

寬恕過去與活在當下

不久之後,在冷冽的一月份中,撒母耳起床去餵他的小牛時摔倒了,一綑乾草倒下壓在他身上。他的老婆發現他時,他幾乎快要凍死,緊急將他送到醫院。藍尼聽到了這件事,撒母耳的老婆打電話給社區幾個人,請他們照顧那隻小牛,但我們去的時候發現事情都已經做完了。

 

藍尼笑著向我們打招呼。「撒母耳是我的兄弟。我會照料一切。」

 

活在當下

藍尼真的在撒母耳回家後這幾個月中照料了一切。他們的友誼重新燃起,他們又成為最好的朋友了。大約五年後,藍尼過世了。我在喪禮上拍拍撒母耳的肩膀請他節哀時,他說:「這實在太蠢了。我最後悔的就是就是浪費了可以當朋友的二十年,連怎麼開始的我們都不記得了。」

 

撒母耳現在也過世了,但對他們的記憶總是在每一年設立新目標時回到我心中。我每次都向自己承諾,不會讓不好的感受影響我自己,所以我不會遺憾自己失去多年的友誼。

 

原始文章由Daris Howard所寫,在ldsmag.com張貼,標題為《Brother Against Brother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哈囉我是Veronica!我生長於充滿熱情的南台灣,現在嫁紐西蘭人隨紐西蘭人的住在美麗的南半球,是個三個孩子的年輕媽。我相信只要用心追求,每一個人都可以知道神的存在並認識神。知道全宇宙有個神在運行改變了我對生活的方式及思維。我熱愛耶穌基督的福音,我也相信透過這個福音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擁有真正的快樂。

Latest posts by Veronica Wu Strong (see all)

版權所有 © 2017 耶穌基督。保留所有權利。
禁止擅自轉貼節錄。本站既非由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有時被誤稱為摩爾門教會或後期聖徒教會)擁有,也非隸屬於該教會。本站發表的言論並不代表該教會立場。個人使用者所表達的觀點純屬個人意見,並不代表該教會立場。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官方網站請至LDS.org或是Mormon.org。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