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感謝基督

聖經當中的浪子回頭也許是基督徒最孰悉的故事之一,對某些非基督徒來說,他們可能也有聽過。這是個對我來說非常深刻、具有個人意義的故事,因為在我自己個人的生活當中,有幾次我能輕易看見這位浪子。

 

在神的話語中長大並獲得滋養

我在一個良好基督徒的家中出生並成長。我永遠都會感謝有一位慈愛的母親,願意花時間告訴我神的話語──聖經──以及救主對我的愛。她也教導我,若我忠信與服從,並以祂的旨意生活,那麼我的生活就會很富足,並一直充滿祝福。

 

在我成長的家中,星期日總是崇拜的日子。我們在家中甚至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基本上是:「如果母親去教會,那你也要去教會。」我想不起有何一次我的母親召開家庭會議討論這件事,或是投票決定誰同意或不同意。因此每個星期天,沒有一次例外,除非母親沒有去教會,否則我一定會去參加一個小小的浸信會教會聚會。有的時候我會待在教會一整天,一直到晚上才回家。

 

年幼時,我曾和我的兩個妹妹玩「教會」的遊戲。我是牧師,她們是會眾。我的「佈道」可能沒什麼豐富的內容,但是當她們坐下聆聽時,我會「傳道」。我們在玩的時候,我從未想太多,但是我心愛的母親與外祖母,甚至在我還年幼時,就相信那不只是個遊戲。她們渴望我將來長大後,有天能夠成為浸信會的牧師。

 

青少年時代──短暫離開我的信仰

雖然我接受許多神的話語的教導,但在我青少年的時代,有段時間我失去所有參加教會的興趣,且對所有宗教組織感到不滿。去教會變成了沉悶無味的事。我發現除了去教會以外,有其他的事情,幾乎是其他所有事,是我想要去做的,甚至是自己研讀聖經。

 

我可能可以責怪我的母親與祖母,給我許多壓力,要去研讀神的話並準備成為一位浸信會牧師,也可能那只是一小部份的原因──非常非常小──讓我想要離開教會。然而,平心而論,那可能都是藉口,而非真正的原因。我可以看得出來,我的決定讓我的母親非常傷心,就像那位使父親傷心、離開家的浪子一樣,但是她願意讓我去做自己的選擇,並在祈禱中希望我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我,就像那個浪子一樣,獲得許多良好的母親的關愛,而母親只希望她的兒子能享有最好的生活,但是因為我自己的叛逆與固執,我選擇走上人生中不一樣的道路。我對試圖滿足別人的期望已經感到厭倦了,心想,如果我能將教會與信仰從我生命中除去,我會更快樂。但是哎呀,我並不快樂,甚至在某些方面,我感到很悲慘,雖然我不願去承認。常說「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我相信在我還是青少年時,神就在呼喚我的名字──祂有要我去做的事工──但是就像那位浪子一樣,我選擇依照自己的想法做事。

 

在那段時間,我從未做過任何誇張的事,但是我記得我的生活好像失去了重心。在一個星期日午後,我接到一通我的表妹打來的電話,問我能不能帶我妹妹位唱詩班周年慶活動製作的海報,因為我的妹妹忘記帶了。她也說我不必待在活動,但是如果我能幫忙把海報帶去的話就太好了。我心不甘情不願地答應了。

 

有些人會說,那通電話只是個巧合,但是我不這麼認為。我相信神用那通電話作為提醒我的電話,並讓我知道我需要回家。我需要回到我的根源,並回到正軌。長話短說,我留在活動當中,並再次開始規律參加教會。然而,那並不是故事的結束。

 

尋找真理的旅程

真理需要聖靈的驗證雖然我規律地去教會,我依舊有種感覺,我的生命好像少了什麼,但是我沒辦法指出究竟是什麼。我被教導的事情都很合理,也確實有幫助,但是我有渴望,想知道更多。

 

有天我在看電視的時候,我看到有個廣告,裡面的家庭看起來非常快樂且享受生活。大約在那個時候,我的家庭並沒有那麼美滿,特別是我和我的父親之間的關係。但是廣告中的人們好像有快樂的特製秘方,這讓我很感興趣。在廣告最後提到一本我從沒聽過的書,而且是免費的。我想答案一定可以在那本書裡面找到,於是我寫了一封信,索取一本。幾天後,兩位穿西裝打領帶、騎腳踏車的年輕人出現在我家門口,說他們有一本我索取的免費摩爾門經。我後來很快知道,他們是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傳教士

 

我和傳教士見面了幾個月,發現他們教導我的事情非常有趣。我甚至開始閱讀摩爾門經。很不幸地,我的家庭生活依舊沒有像廣告中那樣快樂,我甚至決定,如果我離開家、自己出去生活,我可能還比較快樂。所以,在1981年三月,我前往加州聖地牙哥,加入海軍訓練營。

 

新世界與放縱的生活

當我加入訓練營時,我終於感到自由。我不再覺得我的生活受到別人支配。我有自己的生活了。我能自由選擇我的生活方式。雖然我的軍中生活有嚴格的規定,至少我覺得我受到尊重。在這裡我能受到認可。我不需要回報我的父親,或是滿足其他人想要我成為牧師的期望。

 

在訓練營中,當我還是個浸信會男孩所學到的事情成長了,而摩爾門傳教士教導我的事情則在我覺得孤單與想念家人的時候,帶給我平安與安慰。我甚至在星期日的時候參加新教的教會聚會。

 

終於到了我能夠休假,並與我的朋友一起到城中走走的時候了。在1980年代早期,對年輕的男性軍人來說,聖地牙哥是個很「令人興奮」的地方。城中有酒吧、情色小店、夜店,還有許多年輕的男性軍人夢寐以求的活動。我當時22歲,我說服自己,那算不了什麼,很快地我的生活充滿了完全不一樣的事物,過著放縱的生活。雖然我知道神並不希望我過這種生活,但我屈服了,很快地發現我自己陷入了酒精與色情的罪惡中。

 

我太過天真,以為我開始過的生活很好玩,以為生活本該如此。又一次,我很快決定離開教會與信仰,追隨屬世的生活。但是,在種種事情之後,救主從未停止愛我,也從未放棄過我,雖然當中我好幾次放棄我自己。在我心底,一直都有我曾經學到的事,我經常問我自己:「你到底在幹嘛?」然而,我很快就把這些想法揮去,沉入更多的罪中,這些事情已經深深抓住了我的生活。

 

在我軍旅生涯中的許多夜晚,我會出去到城中走走,「玩一玩」,回到基地,睡覺,隔天起來工作,並期待再次放假,回到城中再做這些事情。

 

浪子回頭

不再去教會的原因

就像浪子一樣,我永遠感謝光明出現,並終於了解我不需要再過我過去的生活的那一天。我的天父對我的生命有更好的計劃。是時候該回到我的天父的家裡了。

 

帶來這個決定的事件,即使是我現在想起,也都會讓我起雞皮疙瘩。我駐紮在一艘船上,在一個炎熱的夏日午後,我和一個好兄弟一起休假。在鎮上閒晃了一下並喝了點酒後,我們決定我們應該再回去船上前吃點東西。我們去了一間小餐廳,點了一些酒與食物。在回到船上後,我突然覺得非常不舒服。我趕緊去到橋邊的廁所並把門鎖上。我倒在地上,失去意識好幾個小時。幸好,我醒了過來,但是我感到非常困惑。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但是我還能夠回到船舶的地方,爬上我的床。隔天,我的好兄弟很高興看到我,因為昨天船上沒有人知道我在哪,他很擔心我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我自己的愚笨,我那天很有可能會陷入昏迷,並就這樣死去。然而,慈愛的天父看顧著我,我那樣死去並不是祂計畫的事情。那次的經驗對我來說是個當頭棒喝,從那天起,我發誓,我會回去作使我的天父喜悅、正確的事。這個浪子終於回到他的父親的身邊了。

 

這個故事教導我的事情,是從那時開始,我從未在我的信仰中動搖。我在駐紮維吉尼亞州時,去了聖經學院一段時間,想要成為一位浸信會牧師。在1997年,當我駐紮在冰島時,我曾經與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傳教士聯繫,而在1998年3月10日,星期二晚上,我接受洗禮了,其他的事情就是歷史故事了。雖然宗教與教會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但是那都不是我的信仰的核心。我的信仰的核心是在主耶穌基督當中,而且只有祂。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Erin Chung

我在南台灣的高雄土生土長,我是個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歸信者。我喜愛旅遊、學習語言,更愛耶穌基督的福音。福音使我在生命的旅程中更有目的與方向,我知道我從哪裡來,我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我在死後會去到哪裡。耶穌基督的福音讓我面對困難時更堅強,我也知道該如何尋求幫助。福音真的改變了我的生命!

Latest posts by Erin Chung (see all)

版權所有 © 2017 耶穌基督。保留所有權利。
禁止擅自轉貼節錄。本站既非由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有時被誤稱為摩爾門教會或後期聖徒教會)擁有,也非隸屬於該教會。本站發表的言論並不代表該教會立場。個人使用者所表達的觀點純屬個人意見,並不代表該教會立場。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官方網站請至LDS.org或是Mormon.org。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