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基督是誰有的時候我們身處的文化與政治環境提醒了我們經文時代中很多不好的事情──很多人懷疑神的時候,祂的僕人試著告訴這些人該怎麼做。聖經中的挪亞面臨了這些問題,摩爾門經中的先知也是(摩爾門經是耶穌基督的另一部約書,也是聖經相輔相成的經文,記錄了神與古代美洲大陸居民之間的互動。)這是由反基督者的教導所惡化的行為模式──他們教導與神的律法相違背的教義。有的時候這種教導很隱密,有的時候則是公開的,但是這些教導總是將人們帶離神與祂的律法。梅樂妮‧飛利浦完美地陳述了這些「哲學」:

 

真理因個人權宜之計受犧牲。若後果不盡理想,證據將會被否定。以自我為中心的個人主義與自圓其說凌駕萬事之上,忽略對其他人帶來的傷害。

 

這是今日我們所居住的世界所提出的教條。但是因為所有人都有自由選擇他們行為的能力,沒有人能免於承受他們行為的後果──即使他們不知道後果有多麼嚴重。讓我說清楚這件事。我最近被診斷出有自體免疫疾病的問題,我的免疫系統攻擊我的甲狀腺。這成為了一直以來的答案──我知道我的身體怪怪的,我只是不知道那是什麼。我不知道我吃的食物攻擊我的身體已經不重要了,因為那已經發生了。好消息是,一旦我們知道,我們能改變。我能從醫生與網路上學習。神的真理能從經文,與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俗稱摩爾門教)中,祂的近代的先知與使徒的話語中找到。我們所感受的,與我們有多嚴格遵行我們所獲得的指引直接相關。

 

經文是工具

我們能從聖經與摩爾門經中學習很多──特別是我們的時代與古代之間的相似情形。經文是給今日的我們的工具,我們才能從過去的人身上學習。十二使徒定額組(和總會會長團一同管理耶穌基督的教會)的成員,陶德‧克理斯多長老曾說過:

 

經文增加我們記憶的另一個方法,是幫助我們不致忘記我們和前人所學到的教訓。沒有神的話或忽視這些紀錄的人民,最後都變得不再相信祂,而且忘記了他們來到世上的目的。

尋找耶穌基督的福音

忽視或缺乏神的話會為今日的世界帶來混亂,今日普遍的信仰已離神的話非常遙遠,也沒有地圖或羅盤,要分辨哪個方向是正確的將會非常困難。但是就像古代一樣,我們慈愛的天父並沒有完全不給我們指引。我們的羅盤就是耶穌基督的先知與使徒,而地圖就是經文──這兩者合在一起,就為我們指出回到天父身旁的方向。古代先知也看見我們的時代──考驗、苦難與成功。使徒保羅如此預言:

 

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謗讟、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無親情、不解怨、好說讒言、不能自約、性情兇暴、不愛良善、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 神;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常常學習,終久不能明白真道。(提摩太後書3:1-5、7)

 

他也說:「只是作惡的和迷惑人的,必越久越惡,他欺哄人也被人欺哄。」(提摩太後書3:13)就像我們居住的時代。對於保羅的教導,十二使徒定額組會長,培道‧潘說道:

 

這幾節經文是給我們的警告,要我們遠離這樣的模式。我們必須時時保持警戒和勤奮。讓我們逐一看看這些預言,如果它們在今日的世界存在或造成問題,就在旁邊打個勾:

危險的日子──現在;我們生活在危險的日子。

貪愛錢財、自誇、狂傲──現在全都在我們周圍。

謗讟、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無親情──這些全都處處可見。

不解怨、好說讒言等等 ──周遭的證據不勝枚舉,可以全部都打勾。……

保羅和其他人警告我們在這時代和將來的日子會遇到的種種考驗,但是每一位轉向經文,開啟經文所教導的安全和救贖應許的人,心中都會有平安。

 

當我們研讀古代先知在經文中的話語,以及近代先知的話語時,我們就以光與力量武裝我們自己,對抗環繞在我們身旁的黑暗力量。

 

挪亞服從神的警告並建造方舟

就像使徒保羅預言的,若我們住在危險的日子裡,我們如何知道我們遇到的危險為何,以及如何避免這些危險呢?挪亞與方舟的故事教了我們這件事。耶穌基督的使徒,大衛‧貝納 長老教導:

 

這種預警信號在生活中處處可見。舉例來說,發燒可能是大小病症的前兆;……我們也蒙受祝福能在靈性方面得到預警,作為生活中獲得保護和指引的來源。想想挪亞,神指示他未見的事,所以他去「預備了一隻方舟,使他全家得救」(希伯來書11:7)。

 

耶穌基督教會的會長,多馬‧孟蓀會長曾說:

 

挪亞聽從神的吩咐,造了一艘方舟,使自己和家人不被毀滅。他也遵從神的指示,每種動物各帶一對進入方舟,以保全牠們不被洪水吞噬。

甘賓塞會長說:「一點都沒有下雨或洪水的跡象,⋯⋯大家認為〔挪亞的〕警告是無稽之談;⋯⋯豔陽高照的日子在乾地上造船是多麼愚蠢!於是過著依然故我的日子。但為時已無多,⋯⋯洪水來了,不服從的人⋯⋯都被淹沒。是先有建造方舟的信心,才出現方舟的奇蹟」。

挪亞不是 反基督 者

屬靈的警告一直都在我們身旁。將近二十年以前,總會會長團與十二使徒定額組發表了《家庭:致全世界文告》,清楚寫出天父給祂的孩子關於婚姻、家庭與孩子的計畫。那是給全世界的警告,說明家庭是神聖的,而傳統婚姻是由神所制定的──所有人都一定要起身捍衛傳統婚姻。貝納長老說:

 

靈性方面的警告應讓人更加警惕留意。你我都活在「警告的日子」(教約63:58)。由於我們在過去受到警告,未來也會受到警告,因此我們要像使徒保羅所訓示的那樣「警醒不倦」(以弗所書6:18)。

 

警醒不倦也需要我們自己行動。孟蓀會長說道:

 

挪亞有不動搖的信心要遵行神的誡命,希望我們也能如此;希望我們會記得,神的智慧在人的眼中看來經常是愚昧的,但我們在人世間能夠學習的最重要課題是:只要神說話,我們就服從,這樣就準沒錯了。

 

挪亞建造方舟的時候並沒有下雨。甚至開始下雨的時候,人們仍然在嘲笑挪亞。直到人們醒悟他們可怕的景況的時候已為時已晚。但是那八個跟隨神的先知的人在這毀滅性的洪水中獲救了。

 

摩爾門經中的反基督者

摩爾門經中有好幾個假先知,他們被稱為反基督者。反基督者是「偽裝成真正救贖計畫,並公開或暗中反對基督的任何人或任何事。」尼賀與柯力何是兩個邪惡的人。克理斯多長老說道:

 

尼賀出現於基督誕生前90年左右。……大約15年後,柯力何到尼腓人當中,鼓吹並倡導尼賀的教義。……

我們的時代離耶穌基督的來臨不遠,就像當年的尼賀和柯力何──我們是活在為祂第二次來臨作準備的時代。同樣地,悔改的信息往往並不受歡迎。有些人聲稱,如果真的有神,祂絕對不會對我們有所要求(見阿爾瑪書18:5)。有些人認為只要認罪,慈愛的神就會寬恕所有的罪,即使犯罪確實會有懲罰,「神只會打我們幾鞭,最後我們還是會在神國中得救的」(尼腓二書28:8)。還有些人像柯力何一樣,否認基督的存在和罪的存在。他們的教義是:價值觀、標準,甚至真理都是相對的。因此,只要自己認為是對的,別人就不能斷定他是犯錯或犯罪。

表面上看來,這樣的論點似乎極為誘人,因為那讓我們可以不計後果地大肆縱容任何的嗜好或慾望。按照尼賀和柯力何的教導,我們可以將任何事情合理化,使之具有正當性。因此先知們前來呼籲悔改的時候,就好像「對他們澆冷水」一樣。(《神聖的悔改恩賜》,2011年十月,總會成員大會)

 

反基督者的教導其中的一個問題是,他們目光淺短且自私自利。他們抱持著「吃吧,​喝​吧,​尋歡作樂​吧,​因為​我們​明天​就​死了;​我們​都​會​很​好。……犯​點​小​罪,​祂​會​​宣告​無罪​的(尼腓二書28:7-8)」的態度。耶穌基督的使徒,羅拔‧海爾斯長老說過:

 

……柯力何不但不信神,還嘲笑救主、贖罪以及預言之靈,而且教導「沒有神也沒有基督」的錯誤教義。

柯力何否認神,卻不肯就此罷休,靜靜地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反而對相信神的人冷嘲熱諷,還要求先知阿爾瑪顯一個徵兆,讓他相信神的存在和大能。阿爾瑪的回答在當時和在今日都一樣深具意義:「你已經有足夠的徵兆了;你還要試探你的神嗎?有了你所有這些弟兄和聖先知的見證,你還要說,顯個徵兆給我看嗎?經文就在你面前,是的,萬物都說明了真的有神;是的,就是那大地、大地上的萬物,是的,還有大地之運轉,是的,以及所有按其既定方式運行的行星,都證明的確有一位至高無上的創造主。」

最後,柯力何得到了一個徵兆,他被變成啞巴。「柯力何伸手寫道:……我知道除了神的大能以外,沒有任何事物能使我變成這樣;是的,我一直都知道真的有神。」

 

在危險的日子中找到安全

保羅與其他古代先知準確地描述了我們的時代。但是他們也教導我們如何為我們的靈魂找到安全──透過古代與近代先知的話語。古代先知幫助我們看見世界的模式,近代先知警告我們前方的危險。克理斯多長老說道:

 

神用經文來匡正錯誤的想法和繆誤的傳統,揭穿罪具有使人毀滅的影響力。祂是慈悲的父,希望我們能免受不必要的苦難與悲傷,同時也希望幫助我們了解我們的神性潛能。舉例來說,經文駁斥一個在今日廣為接受的古代謬論,也就是柯力何說道德沒有絕對的標準。他認為「每個人憑其才智而昌盛,每個人憑其能力獲勝;人不論作什麼都無罪。」而且「人死了,什麼都結束了」(阿爾瑪書30:17-18)。……

經文教導我們維護文明社會所不可或缺的原則與道德標準,諸如:正直、負責、無私、忠誠與仁愛。我們在經文中看到許多因為遵行正確的原則而獲得祝福的生動描述,也看到個人和文明因為摒棄這些原則而遭受的悲劇。一旦人民忽視或摒棄經文教導的真理時,社會重要的道德基礎就開始瓦解,衰敗就指日可待。那用以維繫社會制度的支持力量遲早也將蕩然無存。

 

摩門教相信神會給予不斷的啟示經文教導我們,「主耶和華若不將奧秘指示他的僕人眾先知,就一無所行。」(阿摩司書3:7)這就是為何近代先知與使徒是如此重要的原因──他們有「來自神的信息」,專門給我們的時代。總會會長團第一諮理,亨利‧艾寧會長教導:

 

救主希望帶領我們到安全之地的渴望永不止息。……祂用了不只一種方法,讓那些願意接受的人能夠獲得安全。當人們有資格擁有神的先知時,那些方法總是包括了透過祂的先知的口中傳達的信息。獲得授權的僕人總是負起警告人們的責任,告訴他們走向平安的道路。

擁有堅強信心的人知道在先知的忠告中尋找平安的道路。當先知說話的時候,那些缺乏信心的人也許會想,他們聽見的只是聰明的人給的良好建議。若他的忠告使他們感到自在,他們也覺得合理,符合他們想要做的事時,他們就會接受。若鑲法,他們就會認為那是個不好的建議,或他們認為他們的情況是例外,而自圓其說,認為這個忠告不適合他們。(《從忠告中找到安全》,1997年四月,總會成員大會)

 

那些對神的先知缺乏信心的人將自己暴露在反基督的教導當中,像是摩爾門經中的柯力何的教導。他們不但沒有在茫茫世界中找到安全的避風港,反而安於隨著時間消逝的短暫享樂。艾寧會長說:

 

就像男女從創世以來就一直有的狡辯,柯力何辯駁,接受神的僕人的忠告,就等於是放棄了神給予我們獨立的權利。但是這個論點是錯誤的,因為那扭曲了事實。當我們反對來自神的忠告,我們並沒有選擇不受外界的影響。我們選擇了另一個影響。我們反對完全慈愛、全能、全知的天父的保護,祂與祂的愛子的目的就是要給我們永生,給我們所有祂所擁有的,並帶領我們回到天家,回到祂愛的臂膀當中。反對祂的忠告,我們就選擇了接受另一個力量的影響,這個力量的目的是要讓我們便的悲慘,其目的也是充滿惡意的。我們有神賜給我們的道德選擇權。我們不會被剝奪道德選擇權的權利,而非選擇不受影響的權利,而道德選擇權讓我們歸順於我們選擇的力量。(《從忠告中找到安全》,1997年四月,總會成員大會)

 

不願接納先知忠告是因為我們不喜歡其中所說的靈性的毀滅。我們也許會暫時「沒問題」,但是我們並沒有站在穩固的土地上──甚至我們選擇不去遵行的忠告在當時看似對我們並不重要。當我還是個青少女的時候,我身上穿了很多洞……不是只有兩邊耳朵各有兩個洞而已。我在成人的時候也戴非常多副的耳環。有一天,在當時還是神的先知,戈登‧興格萊前會長說,耶穌基督教會的成員應當一次只配戴一副耳環。這對我來說看起來沒甚麼大不了,但是我決定,若我要跟隨先知,我要在所有事上都跟隨他。我不想要我的孩子覺得選擇他們想要跟隨的忠告是可以接受的。所以我將多餘的耳環拿了下來,再也沒戴過。現在,當我的孩子問我,為什麼我的耳朵上有這麼多洞時,我告訴他們,我在跟隨先知。不是因為我一定要跟隨,而是我想要這麼做。艾寧會長說明了這有多麼重要:

 

另一個謬誤,是相信接受或不接受先知的忠告的選擇只不過是決定接受好的建議並獲得其益處,與留在原點的差別而已。但是不接受先知忠告的選擇會改變我們站立的地點。會變得更危險。不接受先知的建議會使我們在未來接受啟發性的忠告的能力降低。決定是否幫助挪亞建立方舟的時機是在他第一次問的時候。之後他問的每一次當中,每一次拒絕都會降低對聖靈的敏感度。因此每一次他問的時候,他會更顯愚蠢。一直到大雨降臨,一切就為時已晚了。(《從忠告中找到安全》,1997年四月,總會成員大會)

 

若經文只有教導我們一件事,那麼那會是:在世界的混亂與騷動當中,保有安全的唯一方法就是跟隨古代與近代先知的忠告這也許並不會總是很容易,但總是絕對值得這麼做。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Erin Chung

我在南台灣的高雄土生土長,我是個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歸信者。我喜愛旅遊、學習語言,更愛耶穌基督的福音。福音使我在生命的旅程中更有目的與方向,我知道我從哪裡來,我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我在死後會去到哪裡。耶穌基督的福音讓我面對困難時更堅強,我也知道該如何尋求幫助。福音真的改變了我的生命!

Latest posts by Erin Chung (see all)

版權所有 © 2019 耶穌基督。保留所有權利。
禁止擅自轉貼節錄。本站既非由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有時被誤稱為摩爾門教會或後期聖徒教會)擁有,也非隸屬於該教會。本站發表的言論並不代表該教會立場。個人使用者所表達的觀點純屬個人意見,並不代表該教會立場。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官方網站請至LDS.org或是Mormon.org。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